第148章 耿直的伍长

    此刻的天石城早已没有了夜三更当初所见的繁华,城墙的边缘依稀可见不少破痕,特别是城门所在的地方,一个二十多米宽的豁口就像是缺了门牙一般显眼。

    而在城墙外围则高高地垒砌了一个平台,平台上盘坐着两百多名身着法袍的元素师,每隔几分钟就会有二十个人站起来,挥舞着法棒朝着那个笼着整个城市的结界灌输着法力。

    而那紫色半透明的结界,则不时地浮现着一圈圈的涟漪,偶尔还能听到一声沉闷的嚎叫声,响彻整个天石城。

    夜三更心头有些乱颤,抓住了血狂轻轻问道:“那怪物在嚎啥?”

    “啊?不是在乱嚎么?”血狂摸了摸脑袋。

    见他表情不似作伪,夜三更这才心中稍定,摆手示意没事。

    几人来到一张临时搭建的木桌旁,在那里一个黑甲士兵正在登记着赶来的冒险者。

    “姓名、职业、境界等级。”

    负责登记的士兵看起来是个小副队长,头也不抬地问道。

    几人将信息告知之后一人领了块小铁牌,这个不起眼的东西就是日后能够分辨是谁击杀了怪物的证物,虽然并不知道其中的原理是什么。

    “怎么感觉帝国来的人那么少?”

    夜三更看着高台下负责维持秩序的士兵,奇怪地道。

    照理来说天石城出了那么大的事,不管如何帝国都应该出重兵来解决的,但现在围城的竟然只有区区一个小队的士兵,也就是一百人!

    虽然他们眼神肃杀,装备齐整的样子的确震慑力不错,但是这点人数连城门都围不住吧?

    就连圣银教堂的人来的也不多,而且大部分都已经上了高台,但是上面主要却还是以冒险者为主。

    比如刚刚万魔在被得知元素师的身份后就被邀请上去负责进行法力灌注,一天能有5个银币的工钱,不过却被血狂他们给婉拒了。

    至于其他的物理系冒险者,则都三三两两地在城市外围驻扎起来,一个个百无聊赖的样子,夜三更甚至看到有人在拔着草数着玩。

    “他们这是在等什么?”夜三更好奇地问道。

    血狂对着那个屏障结界指了指:“应该是在等结界消耗那个怪物的能量,虽然我们人多,但是顶尖高手很少,如果不用这个衰弱结界降低怪物的实力的话,估计伤亡会很大。”

    夜三更看着又一批法师冥想完毕站起身开始向结界灌能,问道:“那怪物很强么?”

    “强?呵呵,要不你现在进去跟它玩一玩?”旁边一个小个子突然嗤笑一声,嘲笑起来。

    “事先告诉你,之前进去了三十八个家伙,一个都没能出来,怎么样?你们有没有胆进去试一试?”

    夜三更皱了皱眉,看向了血狂:“你朋友?”

    血狂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前阵子一起做过同一个任务而已,不是很熟。”

    “不熟?我可是对一个抢了我任务报酬的家伙熟得很呐!”

    见周围围过来了一群看热闹的冒险者,小个子声音也尖了起来。

    血狂脸色一正:“当初说好了谁出力大谁拿报酬多,你一个躺后面啥都没干的人我不分你报酬有问题吗?”

    “你,你胡说!我明明出了力的!你就是欺负我是老实人!”小个子脸色涨红地道。

    “我鞍前马后做了那么多,你居然一铜都不分给我,你说,你还是人吗!”

    “切,又来这套,懒得理你!”

    血狂歪了歪嘴,根本就不想理会他,带着夜三更就要朝着其他地方走去,但这时一个军汉却带着四个士兵拦在了他的面前,似乎是个伍长。

    “站住!你们围在这里闹什么事?!”

    夜三更抬头看了看周围,见那些冒险者都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不由得耸了耸肩膀。

    这个军汉别人不拦,光拦他们,用屁股想就知道是在找茬了。

    “怪物压制即将完成,我怀疑你们是来搞破坏的,请你们立刻跟我走一趟!”

    那个军汉对着小个子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向血狂他们吼道。

    血狂几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面色有些难堪。

    不用问,那个小个子肯定跟这军汉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但对方身份特殊,他们要是敢反抗那事情可就不好收拾了。

    但就这么被人欺辱,谁又能咽得下这口气?

    “请问这位大人,因何断定是我等闹事?”夜三更拍了拍血狂的肩膀,站了出来。

    “你们几个凶神恶煞之徒围着他一人吵闹,不是你们闹事难道是我吗?”军汉瞪眼道。

    夜三更翻了翻白眼:“那这么说,谁弱谁有理咯?”

    军汉愣了愣,恼羞道:“反正我看到你们欺负他,我就见不得有人欺负老实人怎么地!”

    这回轮到夜三更发愣了,再看看那个也是一脸懵的小个子,看来,

    他是遇到了一个愣头青啊!

    “你放心,他们是不是坑了你的钱?你说!我给你撑腰!”军汉对着小个子咧嘴笑道。

    “呃……是,是!我和他们一起出任务,说好了平分,但我一个铜板都没有拿到!”

    小个子似乎回过了神,越说越得意起来,连按劳分配都变成了平分。

    “大人啊,您真是我的救星,我家中的老母就指着我拿钱回去给她看病呢,你说要不是家里有困难,谁会出来干这把脑袋别裤腰带的活计啊?就这他们还要坑我的钱!”

    “大人,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噗呲……

    夜三更捂住了嘴:“啊,对不起,我打个喷嚏而已,你继续你继续……”

    “你居然还有脸笑!你是哪个领地的人?居然那么没有公德心?坑人家一个穷娃娃的钱有意思吗?!”军汉怒道。

    “哦,俺就是这旮沓的人。”夜三更正了正脸色。

    “另外,很有意思。”

    “你!”

    咣地一下,军汉抽出了长剑,而他身后那四个士兵也将长矛对准了夜三更一行人。

    “谁在吵?都打扰到法师们冥想了!”一个严肃的声音突然响起。

    夜三更耳朵动了动,转身一看。

    笑了。

新书推荐

天下第一剑英雄联盟之荣耀守护寻仙纪等什么君都市最强王者罐战士缘恋难续原始大兵王狂龙霸婿少年董事长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