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四百六十一章 一言不合就表白

    “我知道咱们两家关系轻易割裂不开,但我跟卫国哥哥的婚约被意外废止,我没办法立马答应跟你结婚!”胡君澜的话有些长,语气极其郑重。

    岳卫州却捕捉到了关键点,没办法立马答应,也就是说还有答应的机会。

    没被一棍子打死,他已经感觉很庆幸了,“嗯,你说的对,你继续往下说!”

    “现在已经不是盲婚哑嫁的年代了,我接受不了那种完全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胡君澜声音很小,有些不好意思。

    “感情基础?”岳卫州语气有些艰难,“就像你跟卫国那样吗?”

    胡君澜看到岳卫州眼里,一闪而过的失落和颓败。

    她立即把头摇成拨浪鼓,“不是的,每个人性格不同,相处模式也不同,我没有想让你跟卫国哥哥比。”

    岳卫州黯然,是觉得他不配跟岳卫国相比呢?还是觉得他压根儿比不上岳卫国?

    “我认为男女双方在相互足够了解的情况下,还有默契和信心想结婚的话,就是牢固的感情基础,即便婚后有分歧和矛盾,也比较容易调和!”胡君澜嘴里说着严肃认真的话,手上却局促不安地绞着手指。

    胡君澜虽然被养得任性傲娇,但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那种女孩子。

    她在不经意的时候,被她妈教会了很所事情,婚姻的相处之道,是她妈的教学重点。

    岳卫州也没想到,胡君澜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心爱的小姑娘,现在已经长大了。

    从无忧无虑肆意飞扬的小姑娘,变成了连婚姻感情都分析得头头是道的大姑娘。

    他很遗憾,错过了她的成长。

    伴随着遗憾的,还有对岳卫国的嫉妒。

    不过这些遗憾和嫉妒,都比不上对胡君澜优秀的自豪感。

    岳卫州认真点头表示赞同,“澜澜你说的话,都非常对,我同意你的观点!”

    “你同意的话,那我们就先试着处对象,如果觉得处得来就结婚,如果处不来也不能勉强!”胡君澜眼睛微红定定地看着岳卫州。

    她底气不足的话,听在岳卫州耳朵里,简直犹如天籁。

    岳卫州之前猜想,她一定会硬倔着,绝对不会跟岳家再有一丝牵扯。

    现在她居然主动提出处对象,这对于岳卫州而言,简直比天上掉馅饼还令人惊喜!

    “好!那我们就先从处对象开始!”

    岳卫州眼神熠熠生辉地看着胡君澜,他有信心把试着处对象,变成真的处对象,然后水到渠成走到最后,顺理成章地结婚。

    胡君澜也没想到岳卫州会一口答应她的提议,“你就这么同意了?我们在一起,可能会有很多问题的。”

    “澜澜,还没开始就怕东怕西,那真的很难把生活过顺遂,所有发生的或者还没发生的问题,只要认真解决,就不是问题!”岳卫州信心十足地说道。

    他用大拇指和食指,小心擦掉胡君澜鬓角碎发上刚沾上去的奶油。

    胡君澜转头小声问道:“我跟卫国哥哥是真谈过恋爱,你现在不介意,能保证在以后也不产生芥蒂吗?”

    岳卫州捉住胡君澜两只绞在一起的手,轻声喟叹道:“我不是介意,而是嫉妒,澜澜,你可能不知道,我喜欢你,已经喜欢很久了。”

    嫉妒?等等!岳卫州说喜欢她?

    胡君澜被这突如其来的表白震惊了!岳卫州居然说喜欢她,到底真的假的?

    岳卫州看胡君澜难以置信的表情,再一次郑重剖白他的心意:

    “澜澜,我一直喜欢你,中意你,倾慕你!”

    喜欢、中意、倾慕,这样的字眼儿,从岳卫州冷感的声线表达出来,也带着滚烫炽热的温度。

    胡君澜快要被情深款款的眼神和话语灼伤,她现在整个人惊惶不安手足无措。

    “澜澜,你不用紧张,”岳卫州用力握了握胡君澜正试图蜷缩手指的双手,“我跟你说明我的心意,并不是让你心里有负担,而是想告诉你,我都很珍惜你给我处对象的机会。”

    胡君澜不知作何反应,只是直勾勾地看着岳卫州。

    “将来的日子,我都会相信你,尊重你,保护你,决不让你吃苦受罪,更不会让人欺负你,如果我说道没做到,就让我死在战场的枪炮之下,死无全尸!”岳卫州举着手指发誓。

    胡君澜却轻摇着头说道:“你不用发誓,我相信你,只是我现在跟卫国哥哥关系尴尬是事实,要是他跟那个恶心女人结婚,我跟那个女人也没办法相处!”

    “这个你大可以放心,卫国一个月后,就直接去桂省任职了,估计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可能回京!”岳卫州冷冷的说道。

    胡君澜轻呼出一口气,“哦,这样啊,那个女的呢?”

    “她爱去哪里去哪里,总之不可能回岳家住!”岳卫州冷哼。

    胡君澜惊诧,“不回岳家住?”

    结婚之后,丈夫不在身边,也不能住在婆家,这就差没直说,这个儿媳妇不被承认不受待见?

    那费心费力算计来的婚姻,到底有什么意义?

    “是啊!她能算计得了卫国,也能用手段胁迫岳家,但总不能让被算计胁迫的人,还对她笑脸相迎奉若上宾吧?”岳卫州嘲讽哂笑。

    胡君澜瞪大了眼睛,“岳家这么对她,她娘家能善罢甘休吗?听说她娘家在沪江也很有影响力!”

    “不罢休还能怎么着?难道上岳家死皮赖脸给她讨公道吗?也不看看她家的女儿,是什么货色!”岳卫州不以为然。

    胡君澜心里的愤恨,突然就消散了不少。

    看来那个恶心的女人,不仅不受岳家欢迎,在娘家的地位也犹如弃子。

    以后要过的苦日子,可还长着呢!

    “听起来,她好像以后会很惨的样子,”胡君澜傲娇地说道:“不过再惨也是她活该,我被她伤了脸面,这仇我可不能不报!”

    岳卫州看着她傲娇生动的小表情,忍不住轻轻抚了一下她的发顶,“报!你想怎么报复?我给你打下手啊?”

    胡君澜斜睨了他一眼,她心目中温柔正直的哥哥,啥时候变得这么没节操了。

    “是不是我说去杀了她,你也会给我递刀啊?”

    岳卫州拳头掩住嘴巴,假意咳嗽两声,“澜澜,从小到大,我都拒绝不了你的要求,以前不会,以后也不会!”

    尽欢要是在场,一定会感叹一句,岳卫州这一言不合就表白的操作,真是666啊。

    跟情话技能点满的岳卫州处对象,胡君澜估计过不了多久就会沦陷失守。

    胡君澜被岳卫州撩得脸蛋酡红,嘴上却硬气说道:“女人之间的事情,用不着大男人插手,报仇的事情,我会看着办的!”

    “好好好!我不插手!不过你的行动计划我需要知道,万一你有危险,我好去保护你呀!”岳卫州笑着说道。

    胡君澜别别扭扭地说道:“谁说要让你的保护?”

    “我说的啊,我刚才发过誓,会相信你、尊重你、保护你!对你,我是不会食言的!”岳卫州语气诚挚。

    开玩笑的话,可以随便乱怼。

    诚恳的诺言,不能轻慢对待。

    胡君澜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话,突然想起还在卧室里的尽欢。

    尽欢在此刻,不幸成为胡大小姐,缓解尴尬的轻松剂。

    “尽欢,你笔记写完没有,快出来玩!”.

    com。妙书屋.com

    <p>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p>

新书推荐

天下第一剑英雄联盟之荣耀守护寻仙纪等什么君都市最强王者罐战士缘恋难续原始大兵王狂龙霸婿少年董事长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