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58:小姑娘,为什么哭。

    纪泓烨抬头看她,神态淡淡的:“我不介意伺候你用膳,不过……你也不能白白吃我的东西。”

    纳兰锦绣也看他,不解。心里想的是,她你素来吃他的东西吗?难不成嫁给他以后反而吃不得了?这是哪门子的道理?她撇了撇嘴,酸酸地道:“你不给我吃,要给谁吃?苏姨娘塞过来的那些标致丫头吗,想都不要想……”

    语毕,还骄傲的扬了扬下巴。

    然后,纪泓烨的脸就沉了下来。本是要训斥她两句,可目光一触及到她,就又变得平和,只能像她伸出手,淡声道:“过来。”

    纳兰锦绣走过去,坐在他旁边,看着他慢条斯理的给她布菜。她正觉得这样似乎也不太好的时候,就听他道:“都给你吃,别人想都不要想。”

    原来是在这儿等她呢,纳兰锦绣顿时忍不住笑出了声。她一笑,纪泓烨也跟着笑了,夫妻两个笑闹着吃饭,那孩子的事不言寝不语的规矩。

    守在门外的丫头们听着屋里的动静,想法不一。苏姨娘送来的那些想的是,三爷是高官,却没有那么多规矩,对新夫人也是极为喜爱看重的。吉祥如意这边想的是,姑娘只有跟三爷在一起的时候,才能笑得这么开怀。

    晚间,瑾园内灯火通明。因为是新婚,为了看起来喜庆些,所以点了很多盏灯笼。沐浴后的纳兰锦绣和纪泓烨坐在廊下,感受着夜间特有的凉爽。

    纳兰锦绣身子虚着,即便是白日里也不觉得有多热。这时候身上还披着一件薄披风,靠在纪泓烨怀里,本是看着院子里七彩灯笼好看的,谁知渐渐生出了困意。

    纪泓烨看着怀里昏昏欲睡的姑娘,低头在她鼻子上啄了啄,见她又往自己怀里缩了缩,低声笑了一声,抱起她往回走。吉祥如意上前要伺候她宽衣,被纪泓烨制止了。将她放置在床榻上,淡声道:“都出去吧。”

    然后动手给她解了披风带子,又给她脱了绣鞋。纳兰锦绣本来就没睡太沉,这样就醒过来了,第一眼看到的便是纪泓烨的脸,两人距离极近,呼吸相闻,莫名的显出一股暧昧气氛,她的脸皮不禁有些发烫。

    “醒了?”他温和地问。

    “嗯。”

    “肚子还疼不疼?”

    “不疼了。”

    “那就好,既是睡醒了,肚子也不疼了,就起来帮我按按背。”

    “你的背怎么了?”

    纪泓烨看她眼神认真,一副好像他受了伤的关切模样,伸手轻弹了弹她细白的额角,语气柔和带着些许笑意:“为了让你好好睡,刚刚一直抱着你,手臂连带着背都有些酸疼。”

    听到纪泓烨这般说,纳兰锦绣有些不乐意:“你这般说,可是嫌弃我重了?”

    “真有自知之明。”

    “纪泓烨!”纳兰锦绣又羞又怒。

    “叫三哥。”纪泓烨漫不经心的说道,随即自己动手脱了鞋子,趴在床榻上。

    纳兰锦绣呆坐在绣床上不动,明显是不打算配合他。纪泓烨无奈,只好又道:“你不重,苗条得很。”

    “这还差不多。”

    纳兰锦绣动手给他揉按后背,见他舒服的闭了双眼,还微微笑了下。她当然是心疼他的,想着他平时公务繁忙,书读的又多,颈肩肯定会不舒服。

    还好她晓得推拿之法,纳兰锦绣暗自庆幸。可揉着揉着她就揉不动了,她现在手上没什么力气,低头看见他好像要睡着了,瞳孔转了几下,坏坏的笑了。

    她轻手轻脚褪下自己的罗袜,露出一双细白的小脚,然后慢慢站起身子,轻轻踩上了纪泓烨的后背,调皮的像个孩子。她本来就极为小心,谁知纪泓烨忽然动了一下,她脚下一滑,摔在了他的身上。

    柔软清香的女子,整个都贴在了自己的背上。纪泓烨本来想要把她扶起来的念头,忽然就终止了。他一动不动的趴在绣床上,感觉整个背上都是绵绵软软的一团,明明是那般纤弱,怎的却没有一点骨感?他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了……

    纳兰锦绣可没有他的那些绮思。她是面朝下摔倒的,鼻子撞在了他的背上,又酸又疼,眼泪都出来了。她难受的许久都发不出声音,等缓过来以后,才怏怏从他身上起来。

    “再踩会儿。”他慢吞吞地说,往常温和的声线里,带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慵懒,听起来惑人心扉。

    纳兰锦绣还一手捂着鼻子,杏眸却瞪得老大,他,她三哥这说话的腔调,可真是要人命了。她暗暗指责自己色胆包天,鼻子疼成这样,还能肖想男人,这可真是要不得的。

    不过,这念头也就只有一瞬,她很快又觉得自己想一下也正常。因为这人是她三哥,是她的夫君,她若是对他没感觉,才应该哭呢。

    “怎么不动了?继续踩。”

    纳兰锦绣无语的看着他,难不成他还有喜欢被人踩的癖好?他喜不喜欢倒是不打紧,反正她现在是不想踩了。

    “阿锦?”

    “不踩了,谁让你刚才乱动的,都把我摔着了。”

    纪泓烨轻笑了一声,听起来心情不错:“可是摔疼了?”

    “嗯,摔到鼻子了。”

    纪泓烨听了她的话坐起来,看她泪眼婆娑的,动手把她拉到胸前圈着,又把她捂在鼻子上的手拿下去,细致的观察了一会儿,才悠悠地道:“无事,等酸胀劲儿过去就好了。”

    “嗯。”纳兰锦绣点了点头。

    纪泓烨突然忍不住轻笑了一声:“你怎么这么笨呢?踩个背还能把自己摔倒。”

    “那还不是因为你乱动?”

    “难不成你整个人都踩在我的背上,我还一动都不能动了?”

    “不能。”

    纪泓烨无奈,笑了笑道:“好,下次我不动。”

    屋内燃的依然是红烛,灯火摇曳,纳兰锦绣那双莹白如玉的脚丫,正往被子里钻着。因为被子还整整齐齐叠着,而她又被他抱在怀里,所以就想用两只脚把被子展开些。

    纪泓烨被那一双玉足恍的口干舌燥,忍无可忍,伸手拽过被子给她盖上了。然后依然像刚才一般,搂着怀里的小姑娘,让她整个人都靠在自己胸口。

    纳兰锦绣靠在他怀里,听着耳边的心跳声,又转头看了看红烛灯影,心里终于有了真实感。他们如今是夫妻了,以后的日子里,她总会这般同三哥在一起。

    在北疆风雨飘零的那段日子,离她似乎已经越来越远。她忽然想起了穆离,也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那只落下终身残疾的右手,可能永远都拿不了剑了。心口蓦然酸涩,她明白自己是心疼了,但凡想到穆离,她总是会觉得烟雨风雪中,只有一抹孤寂的背影……

    “怎么了?”纪泓烨低头,看着小姑娘眼睛里有淡淡的水光,心头怜惜。

    纳兰锦绣抬头对上他温和的眼眸,又记起在北疆那段时光的煎熬。那时候做什么都能想到他,想到他会娶九公主,想到他们注定有缘无分。那时候无论怎样,都不会想到还会有峰回路转的一天,想到她会这样靠在他怀里。

    “小姑娘,你可怜巴巴的看着我做什么?”纪泓烨低头在她脸颊上印下一个又一个的吻,连成了一串串。

    纳兰锦绣闭眼,蕴在眼眸中的泪水便滚落下来。纪泓烨辗转含了,是又苦又涩的味道,他好看的眉蹙了蹙,声音沙哑温和:“小姑娘,为什么哭?”

    纳兰锦绣感受到他春风和煦的温柔,小声道:“我只是觉得,这一切就好像是一场梦,我醒来的时候,其实还在北疆,而你也不在我身边。”

    纪泓烨听了她这几句话,眉头蹙得更深了,惩罚性的咬了咬她的耳垂,低声道:“胡思乱想。”

    纳兰锦绣耳边一麻,她缩了缩脖子,谁知他还不够,吻又落在了她耳朵下方的脖子上。她身子都有些颤了,推拒着他。

    纪泓烨也觉得自己不能太过放纵,不然到头来难受的还是他自己。他把脸颊埋在她的脖颈间,深吸了几口气,渐渐让情绪平复下来,然后才在她唇上啄了啄。

    “以后不许再想那些有的没的。”

    纳兰锦绣觉得自己也是,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伤春悲秋了?不管那段日子多难过,她到底是撑过来了,而如今他不是已经在她身边了吗?

    她低头笑了笑,把他环在自己腰肢上的一只手拿起来,放在手中把玩。一会儿摸摸他手背上的骨节,一会儿又拉拉他的手指头,最后又用指腹按压着他中指上的薄茧,仿佛对人家这只手产生了莫大的兴趣。

    纪泓烨见她笑了才算放下心来,看来之前的事,对她的伤害犹在心间。他有些无力,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要怎样才能呵护住她。这小姑娘是个心重的,总是把别人对她的好记得清清楚楚,伤害亦然。

    她在外人眼中,是很坚强的。他不止一次的见过,那些病患,看着她时候殷切的眼神,心里是很信任并且敬重她的。就是这样一个,可以孤身入疫区,敢以身试毒的姑娘,为何在他看来却如此脆弱?

    <p>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p>

新书推荐

天下第一剑英雄联盟之荣耀守护寻仙纪等什么君都市最强王者罐战士缘恋难续原始大兵王狂龙霸婿少年董事长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