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无天无地密室杀人事件(21)

    “还没吃完饭吧?我带你去楼下随便吃点吧。”我说。

    “这怎么可以,不用麻烦您的。”她连忙拒绝。

    “没事的,我之前一直很受你姐姐照顾,我想她也希望我这样做吧。”我说。

    友惠不再坚持,点了点头跟谁着我下了楼,我和她随意的找了附近一家料理店坐下,菜很快上齐,我们都低着头安静的吃着,我悄悄看向友惠,友惠吃的非常的慢,看得出心不在焉,也许是仍然沉浸在悲痛。

    我忽然想起自己从来都没有跟千代子一起吃过饭,看着友惠那副与千代子相近的面孔,我的心犹如煎熬般越加刺痛,我眨了眨眼睛,使劲的呼了几口气,努力让自己心情平复下来。

    友惠吃了几口饭后,便停下了筷子,抬起那对雪亮的眼睛四下看着窗外的环境,眼神空明的让人不由产生哀伤,她忽然笑了,可这抹笑容却无法带给人一点暖意“原来,姐姐生前住的是这样的地方,如此的繁华漂亮,我身为妹妹的以前竟然从来没有来过这里。”

    “你们关系很不好吗?哦不好意思,我不该问这样的问题。”

    “没关系的。”她微笑“我们姐妹关系确实不好,不过应该说,是我们整个家跟姐姐的关系都不好。”

    “怎么会这样呢?”我问。

    友惠眨了眨狭长的睫毛,就像蝴蝶扑闪着修长的翅膀“因为由于父亲早逝的原因,我们家只靠母亲挣钱养家,经济上无法让所有孩子上学,除了我和姐姐,我们还有一个哥哥,因此母亲就让我和姐姐退学,让哥哥一人去上学,我本来学习成绩就差,对学习也没有兴趣,便没有什么意见,可是姐姐不一样,她成绩优异,非常好学,而且她的性格跟母亲一样,非常强势,她和母亲闹翻了,离家出走,独自一人进入陌生的城市,自己拼搏,听哥哥说是一边打工一边自学,哥哥常常将自己的生活费打给姐姐,但是听说姐姐并没有收,姐姐走后,母亲也气得病了,对于姐姐的行为我也很生气,再怎么样那也是我们的母亲,她怎么能这样气母亲,然后我们家就基本和姐姐断了联系,后来我们家再次遭受了重大的打击,哥哥忽然出了车祸,母亲也因年岁大了无法工作,家里就剩下我了,不过自从那次起姐姐每个月都会寄回来很大的一笔钱,这笔钱足够我们家里所有的开销了。”

    “寄钱的话是一直都没有断过是吗?”我问。

    “嗯。”友惠点点头“母亲知道了姐姐过的很好也放下了心来,我知道母亲心中还是有姐姐的,我也是,但是我们和姐姐之间仿佛有道看不见的坎,我们直到现在姐姐去世了都没有和好,姐姐去世的消息犹如霹雳一般,母亲一下子就住院了,我也非常的难过和后悔,正太的照片我见过,多么可爱的一个孩子,凶手真的太残忍了,如此残忍的凶手为什么还是没有被抓呢?”

    我心头一振,默默握起了拳头。

    “我觉得我们家是受了什么诅咒,父亲,哥哥,姐姐先后离开,就只剩下我了。”友惠眨着空明的眼睛,低落的说。

    “别想那么多,一切会好起来的。”

    “你能抓到杀死我姐姐的凶手吗?”友惠忽然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

    “放心吧,我一定会的。”

    “哪怕付出自己的生命吗?”

    “什什么?”

    “哦,只是忽然想到好像电视剧里警察都是这样说的,无论如何也要抓到凶手,不惜付出自己的生命。”友惠眨了眨眼睛露出苦笑“抱歉,我说错话了。”

    “没事的。”我垂下眼睛,看着碗里那晶莹的饭粒陷入了沉默。

    五月三十日,下午二点

    今天是命案发生的第十五天,是本月的最后一天,也是我当初向警部保证的最后日期,这些天无论我们怎样调查,案件都没有任何进展,于是,我和渡边中村还有工藤四人又再次回到了命案发生的现场,也就是千代子的家,我的隔壁。

    我们站在案发的地毯之上,虽然眼前的地毯以及被火烧的所剩无几,地上标注着许多几号,并放着小牌子记着原本放着的东西。

    而那最冲击人眼前的,是地上那两个大大的人形标注,就仿佛两把利剑插在我的心中,令我喘不过气来。

    “上面的压力真的越来越大了。”渡边叹了口气。

    “没办法,因为市民们对于警方能否破案怀疑越来越大了,毕竟案发地点是在市中心,这繁华的路段发生了一场密室杀人案,死的还是一对孤儿寡母,这实在是让人心惊啊。”中村说道。

    “不过还真的是没有一点思路啊现在。”渡边再次叹气。

    “对死者周边关系都查清楚了吗?”工藤问。

    “查了,都没什么问题,就是死者的家里我感觉有点奇怪。”渡边说。

    “怎么奇怪?”中村问。

    “死者的父亲和哥哥先后都由于事故而死,而如今死者自己又惨遭厄运,家里就只剩下母亲和死者的妹妹。”

    “你的意思是怀疑死者的母亲或者妹妹是凶手?”

    “死者母亲那么年迈了固然不可能,我觉得她妹妹铃木友惠应该有嫌疑,毕竟家里三人都出事了,这也未免太奇怪了。”

    我不由想起了友惠,这个与千代子长得非常相似的女人。

    “可是死者妹妹案发时待在老家里,根本没在大阪。”中村说。

    “但是她没有不在场证明啊,她当晚不是一个人在外面散步吗?”

    “可是工厂有人看见友惠在案发当晚五点离开工厂,就算她一离开工厂就马不停蹄赶往大阪也绝对来不及,至少需要五个小时的时间,她赶到大阪已经十点了,而且死者哥哥和父亲的案件非常清晰,就是单纯的事故,父亲死于机器故障,哥哥死于车祸,开车的司机当时正好与妻子吵架,一时没注意前方的人。”

    “唔,那我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想法了。”渡边摆了摆手。

    室内陷入了沉默,我的目光落在了工藤的身上,这个有着惊人观察力的人,他此刻正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户上那破碎的碎口。

    我走到了他身后,一同看向这豁大的碎口。

    “这碎口”工藤默默念到。

    “怎么了?”我说。

    “我觉得这碎口很有问题。”

    “为什么?”

    “凶手造成这碎口一定有他的意思,不然他没必要这样做。”

    “说不定是为了扰乱警方的视线。”

    “不,如果真是为了这样,那完全得不偿失,因为凶手在现场放了火,现场燃起的白烟本就很容易引起左邻右舍的注意,而凶手砸出了这个碎口,更加速了住户们发现的速度,这将非常不利于凶手。”工藤摇了摇头说。

    “如果说他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更快吸引住户们的注意呢?”渡边忽然开口。

    我和工藤同时看向了渡边,脸上都不约而同露出惊讶。

    <p>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p>

新书推荐

走在不断离开的路上托孤实力不允许我低调国士无双女婿一万岁顶级豪婿麒麟佳婿超凡赘婿战神入赘富少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