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女鬼的来历

    白潇确实没有事,甚至可以说,现在的她处在一个绝佳的状态。浑身灵力饱满,举手投足仿佛有着用不完的灵力,就好似濒死状态的凤凰经历了涅槃,一下子将她的各项“数值”推向了巅峰,比之过往有着非常明显的提升。

    倒是看着跑过来的王泉,她奇怪地问:“王沛呢?”

    “哦……”王泉反应过来,笑着道:“他已经没事了,我担心这边就先过来了。倒是你这边,你怎么会从楼层顶上摔下来?”

    白潇郁闷地摇摇头:“盘踞在5号楼的女鬼现身了,只是这个女鬼很强大,我一时不慎被她打中了。”后面的事不用她多说,王泉自己就看得很明白,当然白潇能够平安无事,也是让他非常庆幸。

    “咦!”白潇忽然惊咦了声,旋即目光一绽,看向一处幽暗的地方,整个人警惕起来,浑身的灵力也一下子澎湃激昂,令人感到一丝压迫。

    “白潇等等!”王泉急忙喊道。

    “什么?”回头看向他。

    王泉摇摇头,冲着幽暗地方一喊:“梦雨,你出来吧。”

    原来在刚才白潇着地的时候,女鬼梦雨就本能地躲闪了起来,这会儿被王泉一喊,女鬼稍稍犹豫了下,然后怯生生地现出形来。

    白潇惊奇地看着幽暗处显露出来的身影,只见这是一个面容姣好秀丽,年约二八,身着亮彩嫁衣的……女鬼?!

    “她是……”

    白潇惊奇地看着现身的女鬼。

    心中一突,涌出了强烈的疑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工地里到底有多少女鬼?从之前的蒋恩兰,到后来天台上遇到的那个强得有些离谱的厉鬼女鬼,再到面前这个看上去怯生生的,明明高中生模样、却穿着一身嫁衣的女鬼?

    一下子出现三个女鬼,这里还真是人杰地灵啊。

    “她叫杜梦雨……”王泉解释道,“梦雨是这个工地的另一个女鬼。”接着王泉长话短说,将杜梦雨的来历说了一遍。

    白潇听完后一阵了然,原来这个杜梦雨是在八年前因为一场车祸意外死亡的,鬼是新鬼,而且也没有坑害过什么人。不过饶是如此,白潇却不敢小觑她,因为从这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女鬼身上,白潇敏锐地感知到对方应该有着通玄境中期以上的实力。

    通玄境中期的女鬼,已经算是比较资深的鬼怪了,大致是鬼怪群体中的“头目”,已非是普通“散鬼”可以比拟,再往上就是更加厉害的“鬼将”、“鬼王”。而之前天台上的那个女鬼,八成已经达到“鬼将”层次。

    白潇看着女鬼梦雨的时候,梦雨也歪着头充满好奇地看着白潇,从白潇的身上,她感受到了浓重的威胁,那是一种先天上的压制,仿佛一团熊熊烈火,能够将她作为薪料燃烧殆尽。但同时,她也燃起了希望,知道面前这个女人一定能够制止“芸竹姐姐”。

    “你们是说,5号楼天台那个女鬼名叫芸竹,是梦雨的姐姐?”白潇听完后问道。

    梦雨道:“是的,这里原是芸竹姐姐的坟场,小区破土动工,毁坏了姐姐的陵寝。”

    “嗯,继续说……”

    从女鬼梦雨的口中,白潇终于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原来那个“芸竹姐姐”,全名顾芸竹,本是官宦人家的大小姐,生于三百多年前的明末时期。

    彼时,虽然已是明朝末期,朝廷吏治陷于崩坏,财政趋于破产,加之北方干旱、南方洪涝,不时全国还频繁的地震、蝗灾以及鼠疫,已有王朝末期的气象,但东海省地处江南,北方连年的战乱似乎与南方无关,江南士人、绅士依旧过着纸醉金迷一般的生活。顾家是东海省的望族,家族中出过不少进士,作为大小姐的顾芸竹自然是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

    但另一方面,顾芸竹又是一个勇敢的女人,她不甘作为家族的筹码与其它家族联姻,在她十六岁时,得知家族要将她许配给同城的另一个望族子弟,而那望族子弟不仅长相“憨态”,还有着不怎么好的名声时,顾芸竹哪能答应,当即趁夜黑带着丫鬟以及一些盘缠偷偷跑路了。

    谁知道形势急转直下,甲申年,北方失陷,随后战火蔓延至江南,顾家的昌盛在铁骑炮火下灰飞烟灭,原先的婚事自然不能作数了,而等顾家残存的子嗣找到顾芸竹时,发现她就在不远的滨河城内,只是那时的滨河城已经被围,几日后,城破,顾芸竹穿着一身嫁衣投河自尽。

    事后因为顾家卷入抗清漩涡,原本望族出身的顾芸竹只好草草埋葬,死后也没有立碑。

    “穿着嫁衣投河,看来她是在等什么人。”听完事情的经过后,白潇不禁肃然起敬。同时她也意识到,三百多年的女鬼,难怪这么厉害,就算是不作恶,光是吸纳天地间的灵气也足以熬成“大佬”了。

    “是的,听芸竹姐姐讲,她在等她的未婚夫。”

    “未婚夫?”

    “嗯,芸竹姐姐心仪的男子北上抗清去了,只是等了几年也没有回来,最后还是没有等到。”梦雨解释道。

    白潇沉默地点了点头,那可是个“杀人不吐骨头”的年代,她心仪的男子多半是回不来了。

    “那工地闹鬼又是怎么回事?因为这里破土动工……侵扰到了顾芸竹的陵寝?”

    试想一下,一个小区要建在自己的坟地之上,作为存在了三百多年、并且有着一定能力的女鬼,怎么能没有反应?

    “才不是呢!”梦雨摇摇头反驳,“芸竹姐姐才不在意陵寝的事,其实几百年下来陵寝已经混坏严重了,但芸竹姐姐不在意的。”

    “哦?那她的境界够高的。”白潇惊讶了下,设身处地的想一想,要是换作自己,谁要敢在自己的坟头动土,她就敢为对方竖一座新坟,这点上白潇自觉不及顾芸竹看得洒脱。

    “那杀死刘子太的原因是?”

    “芸竹姐姐的陪葬品被盗了,里面有一些金银首饰,还有她的嫁衣和红鞋……”

    “!!!”

    白潇一惊:“偷她东西的是工地的保安刘子太?”

    “嗯!”

    “这么说来刘子太第一个晚上撞鬼,不是眼花,而是确有其事?”白潇感到无语了,刘子太的死还真是惹祸上身。

    “那她杀死刘子太之后为什么要操控他的身体再去杀孙迈可?”

    “因为我和芸竹姐姐都不能离开这里太远,之所以要杀孙迈可,是因为芸竹姐姐看不得他杀妻骗钱。”

    白潇顿时明悟,从顾芸竹在城破时穿着嫁衣跳河,可以看出她是一个至情至性之人,这样的对感情极为执著的人,最见不得的就是世间寡廉鲜耻的“鸡鸣狗盗”之辈。从这点上说,她要杀孙迈可,动机是十分充分的。

    至于说为什么不亲自动手,白潇觉得在孙迈可推蒋恩兰下楼时她应该被什么耽搁了,尔后因为不能离开这里太远,而孙迈可又没再靠近这里,故而只能借刘子太之手,恰好刘子太藏有她的嫁衣和红鞋,使她能够操纵他。

    “这么说来,第一个晚上刘子太看到的是顾芸竹,之后孙迈可为杀蒋恩兰谎称也看到了女鬼,结果杀妻成功后,蒋恩兰化身女鬼,再后来工地人员看到的女鬼是蒋恩兰!”白潇说出自己的判断。

    杜梦雨点点头。

    “那还有一个问题。”白潇看向梦雨,目光炯炯道,“你又为什么要控制王沛的身体?”

    “因为我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

    “什么忙?”

    “请你帮帮芸竹姐姐,她最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戾气越来越重,再这样下去她会迷失心智的。”

    “为什么要找我?”白潇没有立刻答应下来,清冷的声音问道。

    “因为你度化蒋恩兰的时候我都看到了,你是一个好人!”

    “就这个理由?”白潇讶然,看了眼年轻漂亮的女鬼梦雨,奇怪道:“你为什么不找郭巍他们?嗯……就是和我一起来的领头的那几个人,论经验,他们比我丰富多了。”

    “唔……我找了,但我刚现身,他们就打我……”

    杜梦雨委屈巴巴地道。

    白潇一怔,笑道:“这么说来那天晚上从他们手中溜走的女鬼是你?”

    杜梦雨轻轻颔首。

    “所以你也不放心我,控制了王沛的身体,想先看看我好不好说话?”

新书推荐

走在不断离开的路上托孤实力不允许我低调国士无双女婿一万岁顶级豪婿麒麟佳婿超凡赘婿战神入赘富少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